不定时更新
aph,全职,盗笔,哑舍,V家等常驻人员。欢迎勾搭(๑´ㅂ`๑)

关于

【喻叶】劫人不成反被抢(上)

风玹:

全文ooc,私设刺史喻x山贼叶
完全恶搞脑洞——和@八荒殿(没错就是这个人)讨论点文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脑洞
手机不能艾特抱歉(:3_ヽ)_
如果可以请往下↓
☆.。.:*・°☆.。.:*・°☆.。.:*・


00
叶修是个山贼。
叶修是个山贼里的头头。
准确来说,叶修是个山贼窝里的老大,就住在离兰城不远的山上,干着打劫的买卖。
这天,天气晴朗,叶修正在软榻上躺着晒太阳的时候,突然有小弟的声音传来:“老大老大!”
“怎么了,有大买卖?”
叶修起身,望向那个奔跑过来的人。那人小名二狗子,大名彭源,兰城本地人,两年前机缘巧合下加入了这山上,就成了叶修手下的一员。
“是啊,大买卖!老大,那来的肥羊可富了,光是箱子都用了好几辆马车。还有,为了避免是诈,老贵去看了他们的车痕,三寸深,是货的可能性极大啊!”
彭源那叫一个兴奋。要知道这个月他们手里的银子的数量可谓是惨淡,连吃个花酒都得掂量个一二。好不容易逮到了一头肥羊,不刮下一层膘来怎么对得起他们的山贼的这个称呼?
“这不错!来来来,有活干了,都麻利点!”
叶修眼睛一亮,拿起手中的刀,然后开始布置着打劫的准备。其他人摩拳擦掌,磨刀的磨刀,布路障的布路障,埋伏的埋伏,就等着肥羊到来直接宰。
可谁知,这来的不是肥羊,是披着羊皮的狼。


01
喻文州是个官。
喻文州是个被外放的京官。
准确来说,喻文州是被皇帝在放在兰城历练攒够资历就回京城升官的朝廷栋梁之才。
这天,天气晴朗,正好是他到任的前一天。喻文州坐在马车里看着收集来的关于兰城的信息,然后拿着一支毛笔在上面勾勾画画。
突然马车一停,喻文州笔一抖,在纸上留了个墨点。他皱了皱眉——这是,出了什么事儿?
喻文州掀开马车的帘子。
一旁的侍从看见了,连忙跑过来,告诉喻文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原来是有人拦车,前面马车才停下来了的。而喻文州问完后不久,他就听见了“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这儿过,留下买路财”这般奇怪的打劫的话,这倒是解了他刚才想问的问题——原来他们拦车是为了打劫。
不一会儿,前面马车上的管家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喻文州见他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隐隐约约还带了些愤怒的神色,心下了然:
“他们要多少?”
“大人,这群山贼子简直狮子大开口啊!他们要一千两。”
管家握紧了拳。一千两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就算是喻文州有俸禄,三年下来也就个几百两还不到,哪里来的一千两给这群山贼?
“去拿,免得误了时辰。”
喻文州思索了一会儿还是定了主意。他这次到兰城赴任,本就是让有些人看笑话的,而且再说了,这差事其实也是肥差——多少人等着把他踢下来呢。到任的时间是早就定了的,若是因为这事儿耽搁了,那实在是拿着把柄给别人送过去。
“大人,不好了大人!”
突然马夫从前面跑来,惊慌失措。他急匆匆的,停在喻文州的马车前时还大喘了几口气才开口——一看就是被吓得不轻。喻文州这就纳闷了,这帮山贼做了什么,竟然让这马夫成了这般模样?
“大人啊,那山贼头子说买路财没有,留下美人也可以,然后小人家的姑娘,正巧就被那淫贼看中了!小人闺女才十二三啊,清清白白的一姑娘,怎么可以就被这山贼头子玷污了,求大人救救小人的闺女!”
竟有这种事?!喻文州眉心紧锁。那山贼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嚣张至极,竟无人将他们赶尽杀绝。这是……什么来头?
可,欺到他头上了,这可就不行了。喻文州沉吟了一会儿,最终下了马车,招来一旁的小侍卫。
“小六,随我去会会那人。”
然后走到了最前面的马车在的地方。
“这就是那山贼头子,大人。”
喻文州顺着那向他指人的婢女的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一个,与他想象中的山贼头子完全不相符合的,一个俊秀的少年郎。


02
叶修看见喻文州的时候眼前一亮。
虽然他的神经告诉他他应该警惕这人,因为这人看起来就不像是个软柿子。那温和的微笑里可是藏了刀子的。可谁叫叶修好久不见如此姿色的美人了,虽不算绝美,可那股气质,让人忍不住赞叹。
于是叶修做了一件,让他后悔了一辈子的事情——“美人,来,给爷笑一个!”
这样说着,叶修还用了轻功凑到了喻文州的身前,用一根手指抬起了喻文州的下巴,十足十的风流姿态。
不过喻文州这“文弱书生”果然不是什么善茬,在叶修打算用轻功飞走之时,直接抓住了叶修的腰带,然后一扯,将叶修控制在他自己的手中。然后解下叶修的腰带,将他的双手捆的结结实实,任叶修怎么挣脱都挣脱不开。
“既然是美人,怎么能不珍惜自己的手呢?”
喻文州看了看叶修拼命挣扎的模样,在看了看因为挣扎在他的手腕上磨出的红痕,略有些可惜地说到。然后他控制住了叶修的脉门,制止住了叶修的所有动作。
叶修只好在心里默默啐了一口喻文州,然后感叹自己竟被鹰啄了眼睛,不由得有些愤愤然。
喻文州可不管叶修现在有什么心思。他将被捆着的叶修推到其他山贼的前面,然后让他们退开。
山贼们惧怕喻文州会伤害叶修,于是照着喻文州的吩咐退开了五十米。谁知就在他们退到五十米开外准备让喻文州把自家老大还回来的时候,喻文州直接用自己的内力劈开了连接马和马车的缰绳,然后带着叶修翻身上马,朝着兰城城内疾驰而去。
山贼们惊呆了。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的所有马车都朝着兰城方向疾驰而去。山贼们大多准备上马拦截,还有少数人直接提着刀打算追赶,谁知却被老贵和彭源拦下了。
其他人自然是气愤不已,性子暴一点的差点就动起手来。幸好大多数山贼都还记得老贵是叶修的心腹,平时主意又多,是个可以信任的军师,于是硬生生地让自己平静下来。
“老大在他们手里……”
就这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然后垂头丧气地回到山上准备让几个人伪装一番后去城里探听一下情况。
再说叶修那边,他被喻文州圈在怀里,然后骑着马一路奔到兰城,然后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一府邸前面,停了下来。
“你姓……李?”
也怪不得叶修这样问,因为这府邸上的牌匾上写着的就是“李府”。而看到喻文州到了后,殷勤着牵马的仆人以及带路的婢女那恭迎主人的谦卑模样,让叶修自然认为喻文州就是李府的主人,也就自然姓李。
喻文州笑了笑,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叶修自讨没趣,瘪了瘪嘴之后也就不再发问,只是静静地跟着喻文州的步伐,直到走到一间客房门前。
喻文州推开门,让所有仆从退下后,牵着叶修走到客房里面,然后坐下来帮叶修把捆住他手的腰带松开。
“委屈了。不过,若是想逃跑,还是算了吧。”
叶修被这句话梗了个半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喘了口气后,然后有些挑衅地说道:“那就要看你们拦不拦得住我了。”
喻文州对这句话没有回答,同样是报以了一个微笑。可叶修就偏偏从这微笑里面看出了喻文州那种笃定他逃不脱的自信,心里有些窝火,打算暗中积蓄内力给这人来上一击。
谁知这一运转内力,叶修就发觉不对了。
“你封了我内力?”
叶修眯了眯自己的眼睛,显然是对于喻文州内功的精深有些不敢置信。
“是啊,毕竟美人,还是静坐着成风景,才好。”
喻文州笑着说道,然后挑起叶修的下巴,在叶修的瞪视中轻轻吻了吻叶修的嘴唇。
等到叶修从这轻轻的触碰中缓过神来的时候,喻文州早就走了。而他的客房外,自然有侍卫守候着。
叶修抹了抹自己的嘴唇,郁闷至极——果然不是个好人,简直,斯文败类!

评论
热度(17)
  1. 普爷是我的风玹 转载了此文字

© 普爷是我的 | Powered by LOFTER